很多年以前,那个叫三毛的女人和她笔下叫“荷西”的西班牙男人,让年轻的我对这片栽满橄榄树的土地充满了遐想。5年前的冬天,17岁的大宝背上背包独自远行,来到了我所向往的地方。整整两个星期,没有电话或微信,有的只是偶然的电邮。我们在担忧和期盼中等待着她的音讯,在地图上追寻她的足迹,想象她所到的每一座城市的样貌。终于这个夏天,我们也踏上了这个旅程。短短十几天,我们阅读历史,感受文化,探访古迹。旖旎的风光令我们沉醉,美味的食物口齿留香,浓浓的艺术气息更使我们留连忘返。我也终于搞清了为什么中国一等一的大才女会死心踏地的跟着好像并不出色的荷西。

对大宝来说,大学一年级的伊比利亚半岛之旅是她的“独立宣言”,此后更加不可收拾。她曾经写过一封长信,讲述自己旅行的历程。我们从西葡旅游回来后重读这封信倍感亲切,地名、景点的名字也鲜活起来。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你不可能两次踩入同一条河”,虽然我们不可能和大宝有同样的体验,但我们也已经很知足了。

西葡来鸿

大宝,写于2010年初 (白露为霜翻译)

 

亲爱的爸爸妈妈,

终于,我有一些时间把我在葡萄牙西班牙旅行的事情写下来。

我离开旧金山是1月9日。航班被延误,所以我到达阿姆斯特丹时已经迟了,不得不拼命地跑才没有错过下一个航班。我觉得我是在“极速前进”(Amazing Race)节目中。最终我住进了里斯本的小旅店(hostel)[注1],小旅店的主人带我们一群人到巴里奥·奥拓(Barrio Alto),里斯本夜生活的中心。我在那里遇到很多澳大利亚人,一帮巴西人,一对美国夫妇,其中一个实际上是从伯克利毕业,在西班牙的萨拉曼卡(Salamanca)教英语。从一家酒吧跳到另一家酒吧很好玩,每个人都在跳舞,我们都不能真正听懂对方。有一点感觉很古怪,我只需要走向一个酒保就可以点上一杯酒。葡萄牙实际上没有法定饮酒年龄,也从来没人要求我出具证明。

在里斯本,我跋涉了阿尔法玛(Alfama)老城的街道(里斯本是建在七座山丘上),还听了葡萄牙国粹:法多(Fado)。我买了很多小纪念品,还有一种叫jinja葡萄牙白酒。这次旅行我看了许多教堂,包括葡萄牙的Se Cathedral和Castelo de San Jorge以及西班牙塞维利亚(Seville)的主教堂,世界上最大的哥特式教堂之一,哥伦布遗骸最终的安息地。我还参观了在塞维利亚的一个钟楼叫Giralda,有34层,你可以每天骑马直达钟塔去敲钟。

里斯本也是葡式蛋挞(Custard tart)的发源地。糕点店(Pastelaria)里销售数以百记满是卡路里的零嘴。你可以在旧金山唐人街买到山寨的葡式蛋挞,但最好的是在里斯本。我还走访古尔本基安博物馆(Gulbenkian museum),在那里你可以看到罗丹(Rodin)和鲁本斯(Rubens)的作品。还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马车博物馆,展览葡萄牙黄金时代国王使用的马车。有几个作为礼物送给教皇的御驾马车,看上去足足用了两吨的黄金。

在旅途开始的时候,我在里斯本遇到了一位来自孟加拉国的旅游店老板,他给我抱怨了一大堆葡萄牙男人的懒惰和不可信任。这原本很有趣,如果他不是那么一本正经的话。然而,我发现,葡萄牙人通常很和善,乐于助人。大多数至少讲一些英语,在酒吧或在街道上遇上你时非常大胆。

在这里我的确经常被人盯着看,尤其是在亚洲旅游团还未到达的拉各斯(Lagos),有些不习惯。从美国加州,在那里我的外表并不引人注目,到像葡萄牙这样的国家,是一个相当的跳跃。

我还跟着由旅馆安排的一群人做了里斯本之外更接近大海的辛特拉(Sintra)和卡斯卡伊斯(Cascais)的一日游。辛特拉两个主要的景点 – 城堡以及一座建于19世纪的Neo-Manueline风格的富家宅子。建筑有点怪异,其中引用了但丁的“地狱”(Inferno),以及七宗罪,还有一座倒挂的塔,被称为“未完成的井”(the unfinished well)。连接两个井的是一个迷宫,你需要戴上头灯(headlights)进行探索。

在小旅馆里遇上的人相当多样化。有些是学生,在欧洲各城市进行周末的短途旅行,其他则计划进行半年或一年的巡游。主要是男女朋友,女孩子结伴而行,男人则独自旅行。大多数人认为我是21或22岁。当他们听到我还在上学时很震惊。我还遇到了几位专业人士 – 一个是六年前从斯坦福毕业,现在在纽约工作,看起来惊人地像老虎伍兹(Tiger Woods);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外科医生,他刚完成了马德里的轮换(rotations),将要去卡萨布兰卡三个月。

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我去看了弗拉门戈舞(flamenco dance)和一个叫“西班牙广场”(Plaza d’espana)的地方,在那里他们拍摄了星球大战II:克隆人的进攻(Attack of the clones)的一个场景,男女主角Padme和Anakin重返Naboo。这是阳光灿烂的一天,广场的建筑美奂美仑。另外还有Torre de Ore。塞维利亚建立在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Andalucía)一条主要河流边上,来自西班牙新世界的黄金都从这里进入。

塞维利亚也是大情圣唐璜的家乡,我去参观了唐璜的房子。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the Marriage of Figaro)和“塞维利亚的理发师” (the Barber of Seville)也是以这个城市为背景而写的。

走马观花一座城市并不需要很多时间。我在塞维利亚只呆了三天。我花了很大一部分时间行走在街上,品味绝对自由的感觉。塞维利亚有一个自行车出租的系统,你可以租到自行车,骑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后还掉。

在人群中孤独地行走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走路很快,看风景更快。别人需要三个小时看的纪念碑我只需要花一半的时间。多出来的时间我在城市的街头四处走动。在塞维利亚的第二天我遇到了几个美国人,他们刚刚大学毕业,没有工作,算是漂流。我们一同走到河对面的吉普赛市场。整个过程是年轻人怎样旅行的一个缩影。

在西班牙的格拉纳达(Granada)我去了阿罕布拉(Alhambra),摩尔人的宫殿[注2],开建于13世纪。Alhambra在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 Mountains)(不要与美国的内华达山混淆了[注3])的映衬下令人惊叹。城堡之外的花园相当大,并且保存良好。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在那里。在Granada游玩了一天之后我去了老摩尔人区(Moorish quarters),小巷里全是价钱过高的摩洛哥商品。我又去了hamman – 土耳其浴室,在这些华丽的老澡堂里享受浸泡,蒸气,和按摩。我现在完全理解为什么人们要去温泉渡假。

我不认为我的旅行是“休假”。单飞实际上一点都不轻松,尤其作为一个女孩,因为不仅你要计划一切,而且当人们提出“帮助”的时候你要非常小心。很多随机的男人会提出给你买饮料或者带你到一个特定的旅游点。

取决于有没有人问及,我有时会提到我在哈佛读书。在麻省的Cambridge,半数的孩子去哈佛,另一半去麻省理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在其他地方,这个名字肯定走得更远。年纪大点的人,像外科住院医师,攻读博士的学生,都显得非常感兴趣。

此行提醒我,虽然在哈佛似乎只有5种职业(教授,医生,律师,金融,资询等),但真的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有人经营家具店,当导游,也有人开旅馆,做酒保,在独立音乐商店工作,他们也可以有幽默聪慧,快乐充实的人生,并且是能说会道,充满智慧,让人开心。

旅行的最后几天像一股旋风。在36小时内我从格拉纳达到塞维利亚,再从里斯本到阿姆斯特丹,最后回到我的宿舍。我精疲力竭。此行我意识到不能为旅行而旅行。我现在严肃地考虑这个夏天到俄罗斯实习,这样可以在工作和游玩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平衡,并有机会去体验一种新的文化。 

大宝,写于波士顿

[注1] hostel是一种便宜的旅馆,通常很多人住一大间房,每人一张单人床,有时还是上下铺。因为便宜,很受学生和年轻人欢迎。

[注2] 摩尔人来自北非,信奉伊斯兰教,他们曾经统治伊比利亚半岛近800年时间。1492年格拉纳达 – 最后一个摩尔人王国,陷落。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注3] 西班牙殖民者Juan Cabrillo在考察加州内陆时发现白雪封顶的山脉,将它命名为Sierra Nevada,因为与西班牙的同名山脉很像。

以下照片均摄于今年夏天:

1:里斯本地标Torre de Belem (伯林塔)

图2:里斯本的地理大发现记念碑


3:里斯本 Praca do Comercio(皇宫广场)

4:在Fado at Cafe Luso的法多表演

5:辛特拉(Sintra)的皇宫,受穆斯林风格的影响

6Cabo da Roca, 欧洲大陆最西面的一点

7:里斯本Jerónimos 修道院

8:成立于1837年的糕点店Pasteis de Belem世界闻名,每天都是很多人排队

9Pasteis de Belem的蛋挞名不虚传

10:里斯本的公园

11:塞维利亚的西班牙广场

12:塞维利亚的西班牙广场全景

图13:唐璜的家

14Giralda钟楼俯瞰塞维利亚

15:塞维利亚大教堂的哥伦布陵墓

16:塞维利亚城美景

17:弗拉门戈舞(卡门)

18:弗拉门戈舞

19:格拉纳达的阿罕布拉(Alhambra)

20Alhambra宫的阿拉伯风格的雕饰

21Alhambra宫的花园

22:渡假胜地卡斯卡伊斯(Cascais)的海滩

23:卡斯卡伊斯的海滩

24:吉普赛人的家庭

25:格拉纳达的阿罕布拉宫远景


Share.

Leave A Reply

↓